27岁男子涉嫌杀害养母 案发前曾数月未回家

  一直在寻找养子赵开开下落的李小然在62岁生日前一周被人杀了,凶案发生在河南济源市玉泉办事处旧河居委会高楼庄。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9月15日从李小然亲属处以及警方通报材料了解到,凶案的犯罪嫌疑人正是李小然苦苦寻找的赵开开,李小然88岁的老母亲在凶案中被砍成重伤,装死躲过一劫。村民称,61岁的李小然身上大伤40多处,小伤30多处。不过,上述案件细节未获警方证实。

  李小然的亲朋、临近村民们告诉澎湃新闻,27岁的赵开开是李小然的养子,刚出生没几天就到李小然家生活。赵开开的一名发小说,赵原本性格开朗,从广东念书回乡变得沉默少语,在身陷传销组织后性情大变且疑似患上抑郁症。此后赵开开年纪轻轻不怎么干活,时常向在环卫打杂工的李小然要钱,并数次变卖家产。

  抱养27年,为何会是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?赵开开的生父刘卫告诉澎湃新闻,李小然曾多次因赵开开信用卡透支欠款的事找到他,透支金额有几千块钱。目前,济源市警方已悬赏三万元通缉犯罪嫌疑人赵开开。

  养子弑母

  济源市玉泉办事处旧河居委会高楼庄只有50多户,村民们的院落一排排坐落在村干道两侧。许多人家院前,都栽着葡萄和果树,绿树成荫下的村庄显得很宁静。

  一个星期前的惨案,让村民人心惶惶:“万一开开再跑回来杀人怎么办?”玉米已经成熟,担心赵开开躲在地里,有些村民称不敢去收玉米。

  院门口,被儿子杀死的李小然的鞋。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

  惨案发生地——赵开开家蓝色院门紧锁,门口扔着两双款式相同的暗红色皮革鞋。它们的“主人”,是死去的李小然。李小然家前后两户没有住人,西面是空地,只有东面住着一对80多岁、耳朵很背的老两口。

  凶案被发现是在9月9日上午9点多,李小然的大哥李小江带着四斤月饼、两只白条鸡到妹妹家看望母亲。他敲门没有回应,妹妹的电话也无人接听。

  “感觉出事了。”李小江找来李小然的侄媳妇,并请村里一四五十岁的男子,从邻居家房顶翻到李小然家房顶,刚翻过去,男子看到院内西屋门前淌着约1平方米的鲜血,吓得腿发软,没敢下楼。从邻居家出来后,那个帮忙查看的男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。

  最后,李小江喊来做警察的侄子,翻到院内,打开院门。李小江看到满脸是血的母亲坐在院门后的板凳上很虚弱:“小然不中了,是开开(干的)。”

  9月15日,澎湃新闻在济源市第二人民医院心内科,见到李小然88岁的母亲。因为手筋被砍断,老人左手打着石膏。老人下巴,左面颊、后脑都有缝合过的伤口,脖下有疑有被掐脖的紫痕。灰白的发辫上还有干涸的血染色。

  嫌疑人88岁的外婆装死才躲过一劫。

  家属对澎湃新闻转述了李小然母亲对凶案的描述:9月8日晚上9点多,她从院里厕所出来,遭到赵开开砍杀、掐脖倒地。随后,她听到女儿被砍杀的杂乱声音,但自己受伤无法动弹。后来,赵开开曾用手试探她有无鼻息,她屏住呼吸,躲过一劫。

  醒过来后,老人艰难爬到屋里,看到女儿已经死去,后又爬到院门后面,但无力喊叫。“就一二十米的距离,老人爬了估计有两小时。”老人的家属说,案发当晚,村里没人听到异常。

  村民们说,李小然身上大伤40多处,小伤30多处,凶器是家里的菜刀。不过,这些细节未获警方证实。李小然的妹妹说,9月13日,李小然的尸体被火化,骨灰要放三年再下葬。凶案发生后的9月15日,是李小然62岁生日。

  嫌疑人曾去精神病院治疗

  李小然的亲属们告诉澎湃新闻,赵开开是李小然的养子,他的生父是距高楼村10公里外的济源市亚桥镇亚桥村村民刘卫,双方是远房亲戚。

  1989年,已有两个儿子的刘卫家想要一个姑娘,但生下的却还是一个男婴,而恰好已有两个女儿的李小然家想要一个男孩。于是,这个男婴出生没几天就被李小然家抱养,取名赵开开。双方约定以后“不再来往”。

  赵开开的二姐说,虽是抱养,但父母对赵开开和对她一样,并不娇惯,也不苛刻。赵开开高三时,脸上长了许多青春痘,称同学们嫌他“脏”,受到排挤后就退学。赵开开的二姐就让他到广州读成人大专,最开始学习汽车维修,但赵开开有些弱视,称看不清零件,后来改学动画设计。成人大专周末上课,赵开开平时就到便利店等地打工,但总是干一段就嫌累不愿再干下去。毕业后,工作不好找,21岁的赵开开回到济源。

  村民们说,偶尔遇见打招呼,赵开开也就是点下头。“感觉有些阴。”有村民说。

  赵开开的一名发小回忆,高中以前,感觉赵开开很正常,也挺开朗,他们经常一起打篮球、台球。赵开开从广州回来后,变化很大,话少了,也不和朋友们玩了。赵开开被骗进传销,导致性情大变。

  赵开开的大姐夫也说,赵开开曾被骗进传销20多天。多名家属称,因怕刺激到赵开开,他们从来没敢过问赵开开被骗去传销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  刘卫告诉澎湃新闻,2015年,李小然曾来到家里,称要带赵开开到新乡市的精神病医院治疗,希望他家出些钱。但被其妻子拒绝,“当时说好的一刀两断”。

  澎湃新闻致电新乡市的精神病医院,工作人员说,因为涉及隐私,无法提供相关查询。不过,权威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,警方已经调取相关病例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到,2010年8月13日,赵开开曾发表“QQ说说”称,梦到梦中情人很开心,但早上抑郁症又犯了,他感到十分难过。

  刘卫说,2015年8月,李小然再次联系他,称赵开开的病治好了,问能否帮其找一个工作。刘卫就给赵开开在贵阳找了个保安的工作。

  “连家里蒸馍的篦子都卖了”

  赵开开的多名家属说,2015年下半年,赵开开曾到贵阳做保安,2016年开春辞职回到济源,带回来一两万元工资。“他妈说帮他存着娶媳妇,他说‘要存我自己不会存’,没把钱给他妈。”与李小然交好的高楼庄村村民牛老太说。

  多名村民说,赵开开也不上班,很快将手里的钱花光,问李小然要钱遭拒,就开始卖家里的东西。“电动车卖了好几辆,电脑好几台。”

  多名赵开开的家属说,回济源后,赵开开曾花3000元买了辆电动车,后来卖掉。他还将李小然骑的电动车卖掉。另有一辆电动车,是李小然骑其妹妹家的,李小然出门干活时,也被赵开开卖掉。“他(赵开开)开始说电动车在路上被抢了,后来承认卖了200元。”赵开开的小姨告诉澎湃新闻,就连家里蒸馍用的篦子,都被赵开开卖掉。至于赵开开把钱花到哪了,其多名家属、同村村民均称不清楚。

  在多名高楼村庄村民看来,李小然非常勤恳,一直在环卫打杂工,做些拔草种花的活,每天50元。而赵开开年纪轻轻,却不务正业,前年还曾将李小然耳朵打伤。对于弟弟和母亲的关系,赵开开的二姐不愿细谈,只称“也没什么大的冲突”。

  生前,李小然一心想为赵开开张罗一门亲事。前年,她花五六万元把家里重新装修一番:新蓝色院门高大气派,院墙加高到5米,卫生间、厨房铺了瓷砖、屋里重新粉刷。“还不是想让别人来了,觉得这家条件还行,好说媳妇。”有村民说。

  前年,为给嫌疑人赵开开说一门媳妇,李小然重新装修了房屋,换了院门。

  高楼村距济源市区不足10里。多名村民说,赵开开总在城里晃,案发前,他们已经两三个月没有见过赵开开,李小然一直在找赵开开。

  有村民还记得,案发前的9月7日中午,李小然骑着电动车满脸心事,她要去城里找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回家的赵开开。刚出村口,被一老太拦住闲聊。“天气越来越冷,你说,他在外面夜里睡哪,饿了吃啥啊!”说着说着,李小然落了泪。

  没人知道案发当晚赵开开为何突然回家,以及为何作案。赵开开的生父刘卫说,案发前不久,李小然打来电话,称接到法院传票,赵开开的交通银行信用卡连本带息透支5700元,一直未还,问其是否能想办法还上。9月3日,查询属实后,刘卫还款1900元,剩余的准备干两个月活再还。

  刘卫说,后来,李小然再次打来电话,称家里来了几个“警察”,四处拍照,称赵开开的某行信用卡欠款数千元,要求尽快还钱,她很害怕。

  “欠债也不至于抓人啊。”刘卫感觉很蹊跷,经过查询,赵开开并未在该行办理信用卡,他便未搭理。令他愤怒的是,案发后,他还收到“警察”发来的催款短信,称若不还钱,将上门抓人。“一看就是骗子。”刘卫说。

  济源市公安局通缉嫌疑人赵开开。

  9月13日,济源市公安局悬赏3万元通缉嫌疑人赵开开。悬赏通告称,嫌疑人赵开开短发,络腮胡,身高1.68米,中等身材,性格内向,经常混迹于网吧或闹市区,曾当过保安。嫌疑人手臂上有伤,逃跑时身上和衣服上可能有血迹。悬赏通告所配9月6日所拍监控视频及截图显示,赵开开穿着一身黑衣,表情冷漠,走路时爱背着双手。

  济源市公安局有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警方仍在全力抓捕嫌疑人,案件正在调查,详细信息不便透露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9月15日中秋节,济源市公安局局长侯钦东曾到犯罪侦查支队“9·09”专案组等部门慰问一线民警。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